深化职称制度改革实施一年,各类人才有了更多获得感

2018-01-26 11:19:44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

  没有外语和计算机证书,能不能评职称?没有那么多论文,只有工作成绩,能不能评高级?高校、大企业能不能自己评价人才,并且得到政府部门的认可?捏糖人的民间艺人,乡间的老中医,这些人能不能评职称?

 

这些问题,随着各地贯彻落实《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给出了答案:可以。

    

近一年来,各地人社部门在《意见》指导下,出台实施细则,推动政策落地,职称制度改革成效初显,让各类人才有了获得感。


迈过“坎儿”

《意见》提出,对职称外语和计算机应用能力考试不作统一要求,确实需要评价外语和计算机水平的,由用人单位或评审机构自主确定评审条件。目前,已有广东、山东、陕西、广西、安徽、河南、上海、福建、北京、江苏、云南等多个省份明确对职称外语和计算机水平不作统一要求或不作为职称评审必备条件。


外语、计算机不作统一要求

没经过计算机和外语水平考试,“感动中国”2016年度人物——中车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高级技师、焊工李万君,近日拿到了“教授”资格证书,这是吉林省首位获得正高级职称的技术工人。“我能评上正高职称,多亏了职称改革的好政策。”李万君感慨道。作为老工业基地,吉林探索职称制度改革,外语和计算机不作统一要求,并规定既在本职岗位发挥骨干作用,又在职业院校任教的“双师型”高技能人才,可以申评高教系列职称。正是这些改革措施,使得像李万君这样的技能人才,能够跳过外语和计算机的门槛,以实绩论英雄评职称。


“职称改革确立了一个导向,就是评价人才要用品德、能力、贡献来评价,而不仅仅是靠论文、学历、资历、计算机、外语等,就像大家所说的,让工作称职的人能够评上职称,让那些干工作的人、有贡献的人能够评上职称。”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吴江说。


评审权限下放

《意见》提出,政府部门要加强宏观管理,加强公共服务,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减少审批事项,减少微观管理,减少事务性工作。突出用人主体在职称评审中的主导作用,科学界定、合理下放职称评审权限。

江西向地区、行业和用人单位下放职称评审权,扩大专业技术资格自主评审范围,进一步加大用人单位的用人自主权。湖北省人社厅、省教育厅联合向全省80所高校下放教师职称评审权。
可以“内行人评内行人”了

    

四川下放教师职称评审权,以推进高校及中小学、中专学校教师职称制度改革,这项举措覆盖了全省86万余名专任教师。与全国其他实施的省份相比,四川省高校职称评审权下放实施范围更广,涵盖了高校所有专业技术人员。

    

改革后,政府不再统一组织评审、不再审批评审结果、不再发文办证,将由高校自主制定评审标准、自主建立评审机构、自主组织开展评审、自主使用评审结果,充分发挥高校作为用人主体在职称评审中的主导作用。

   

 “一些高校、大型企业的人才评价标准可能比政府组织的评委会标准更加严格,也更加符合用人实际,评价自己用的人可能也会更加谨慎。”人社部专技司司长俞家栋说,“这在节约政府运行成本的同时,也促进了政府职能的转变,政府主管部门要做好事后备案,也要做好监督。”


敞开职称评审渠道

前不久,一则题为“非遗传承人也能评职称”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如此“吸引眼球”的内容,实际上正是北京市职称制度改革所带来的效果。为深化职称制度改革,北京市规定,对哲学社会科学人才,代表作还可包括理论文章、决策咨询、研究报告等;对教育教学、卫生技术人才,代表作还可包括精品课程、教学课例、疑难病案等;对文化艺术人才,代表作还可包括文学作品、影视作品、戏剧作品、工艺作品等。由此,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等特殊特艺人才拥有相应的职称不再是梦想。


打破“天花板”

《意见》提出,进一步打破户籍、地域、身份、档案、人事关系等制约,创造便利条件,畅通非公有制经济组织、社会组织、自由职业专业技术人才职称申报渠道。科技、教育、医疗、文化等领域民办机构专业技术人才与公立机构专业技术人才在职称评审等方面享有平等待遇。云南针对体制外的人才,如乡土人才、民族民间中医药人才、文化人才等,敞开职称评审渠道;山东基层卫生专业技术人员,可参加基层卫生高级职称评审。


“能够参评正高级职称打破了许多专业技术人才的职业生涯‘天花板’,让他们从社会地位和经济待遇的双重提高中获得应有的尊重,从而更加激发他们投身本职工作的热情,同时也能有效避免诸如‘教授级工程师’等自设职称的现象。”吴江表示。本报记者综合报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